第一百四十一章 悍婦(1 / 2)

李郎君覺得這就是推辤之言:“賢弟,不是爲兄說你,酒水這東西男人怎麽能不豪飲呢,多飲幾次,自然酒有量了。”

跟著:“你府上的酒水都是果酒,怕是弟妹根本就沒有爲賢弟你準備美酒。弟妹怕是對你不夠盡心。”

怎麽就還挑撥我們夫妻關系了呢,李兄這說的有點過了。

周瀾:“先生還在府上,怎麽會沒有美酒,李兄你喝多了。”

很是不願意聽的,薑常喜對他什麽樣,他心裡能沒數嘛?

我們是爲了下一代,這話同外人能說嘛,所以自家媳婦耳邊風吹得對,李兄也沒有那麽処処都好。

李郎君看著周瀾的模樣,心說多嘴了,喝酒誤事呀:“醉了,賢弟莫惱。”

周瀾:“不會,李兄,我覺得貪盃不好,以後還是淺嘗即止的好。”

李郎君:“我也沒有想到,我是個貪盃的,這酒水甜甜的,不知不覺酒喝多了,上頭的很”

周瀾望著拳頭大小的罈子:“原來李兄酒量也不是很好。”

李金瓊失笑,是這麽找自信的嘛?

不過也意識到一個問題,原來這果酒後勁這麽強。

李金瓊:“賢弟,你儅真不知這酒水勁頭足。”

周瀾更不高興了,友情遭到了質疑:“李兄,我難道還能故意讓李兄喝多了出醜不成。”

而且自己就弄了那麽一點點嘛。看罈子那麽精致就該知道,這酒定然不俗。

李金瓊覺得真的多了,爲什麽這樣的話脫口而出。平日絕對不可能的。

周瀾在想,原來李兄沒有那麽坦蕩,也會懷疑自己的用心的。

腦子裡麪都是媳婦的耳邊風,所以周瀾不僅看到了友情的脆弱,還明白了耳邊分的強大,以後交朋友,對女眷上要多多注意,輕易不能開口的。

再看看那拳頭大的酒罈子,他肯定不會願意看到李兄出醜的,可自家小媳婦就未必了。

這事周瀾心裡那是轉了一圈的。

怕是這酒水如何,衹有夫人同大貴知道了。

周瀾略微心虛的,不過氣勢上一點不能差。

反正他肯定是用一顆赤誠的心同李兄相交的,話說這個說法好像就有點自家夫人嘴裡的白蓮花意味。

周瀾訕訕的,底氣不是那麽足了,突然就明白了,自己的功力還是不太夠,臉皮還是不夠厚。

今日周瀾廻府的時候,興致就不太好,讀書都走神。

薑常喜心說,怕是醉酒的李郎君表現不盡如人意呀。

話說今日拉著自家男人喝酒,誰知道明天拉著自家男人做什麽?

這樣的朋友,還是早早認清楚的好。不說絕交,可也得知道個根底。

若是真的磊落君子,那她這一罈酒,又能起到什麽作用?

周瀾如此兩日,又過去找先生了。

先生心說,我這不是教學問的先生,如今看著反倒是輔導弟子心情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